精心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精心文学 > 我用阵法补天地 > 第1884章、无解之局

第1884章、无解之局

第1884章、无解之局 (第1/2页)

“你休要胡说!”
  
  曲柒柒愤怒叉腰,直冲壮汉骂道:“我们九爷从不是什么滥杀无辜之人,他若真杀了你们的兄弟,那定是那些人死有余辜!”
  
  壮汉忍着怒火,示意同伴拖来一具尸体,指着尸体后背一个凹坑吼道:“我这兄弟原本正好端端的采摘着一株黑魔草,却莫名遭受了一记重锤,你倒是给我说说看,他哪里死有余辜了!莫不是这山野之中所有的黑魔草都是你龙渊种植的不成!”
  
  曲柒柒等人看着尸体后背那熟悉的坑印,认出正是锤九爷的无量九垒锤所致的伤痕,一个个顿时哑口,彷徨间懵在了原地。
  
  陆风看了眼尸体,嘴角扬起一抹冷意,“熊三哥,敢问你这兄弟什么实力?”
  
  壮汉不假思索回应,“地魂境后期。”
  
  顿了顿,惊觉过来,狐疑的望向陆风,“小子,你唤我什么?”
  
  “熊二哥他们可都还好?”陆风平静开口,“当年在落霞谷,他可还差我一壶红颜醉。”
  
  壮汉听言,惊道:“你是……当年落霞谷遇上的那个小疯子?”
  
  见陆风点头认下,壮汉顿时展眉一喜,随即神色又黯然了几分,失落道:“二哥他去年执行任务时,死在了凶兽口中。”
  
  陆风一怔,眼睑不自觉的低垂了几分;
  
  当年,他与熊氏三兄弟虽说萍水相逢,但一起相处的那几日因为性情相投的缘故,也可算是生死之交了。
  
  只是没想到当日的一别,竟成了永别;
  
  想到当年玩笑间的赌注,赢下的那场酒约,陆风心中只觉五味杂陈。
  
  众人远远看着这一幕不由惊愕。
  
  “他们认识?”曲柒柒满是意外,“该不会是一伙的,针对九爷来的吧?”
  
  林绪绪不满反驳:“你胡说什么啊,没看到他们一副叙旧的样子,明显是久别重逢啊。”
  
  唐元则一副果然如此的了然神态,明白陆风此前定是认出了刀疤壮汉,才会不假思索的冒进上前。
  
  夏仪韵远远看着,心中若有所思,回想起陆风当日同自己提及的有关藤渊之森历练情景,隐隐猜到了一二;
  
  ‘想来眼前的刀疤壮汉,应该就是陆师兄当年遇上二叔时,所结伴同行的猎魂师小队中的一员吧。’
  
  夏仪韵明白的同时,心中不免对‘小疯子’三字的奇怪称呼感到好奇。
  
  当年到底是怎样的一番光景,竟会让得自己这看上去端庄稳重处变不惊的宗主师兄,被人唤作小疯子……
  
  听着还怪有趣的。
  
  熊磊感受到陆风情绪,心中同样一阵悲怆,但顾及眼下情景还是很快调整了过来,问道:“小疯子,你怎么会同他们这些人在一块?方才问及我那兄弟的实力又是何故?”
  
  陆风目光朝远处阵法中的老木头看了一眼,缓缓说道:“以锤九爷的实力,就算是有伤在身,想解决一个地魂境层面的魂师,还是轻而易举的,犯不着以背后偷袭的方式出手。”
  
  曲柒柒反应过来,叫喝道:“说得好,我们九爷行事素来光明磊落,岂会偷袭别人!”
  
  熊磊沉默,脸上泛起点点思虑。
  
  其旁的几名同伴不满叫嚷道:“你们说偷袭就是偷袭啊?”
  
  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谁知道锤九爷背地里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  
  “保不准他就是因为伤重,力有所不济,才行的偷袭手段!”
  
  曲柒柒听得众人议论,气得牙齿咯咯作响。
  
  熊磊沉声开口:“偷袭也好,别的什么原因也罢,我兄弟死在他的无量九垒锤下,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,不论如何,今日定要问龙渊讨个说法。”
  
  曲柒柒急道:“怎么可以单单就一个伤口痕迹就下定论,保不准别的人也会呢?这定是有人在背后模仿九爷杀人,栽赃给九爷啊。”
  
  人群中顿时发出叫骂声:“锤九爷的无量九垒锤又岂是什么人都能模仿得了的?”
  
  “模仿的无量九垒锤,又岂能杀得掉我们兄弟?”
  
  “没错,你有本事倒是给我模仿一个试试啊?”
  
  曲柒柒被呵斥的哑口无言,寻不到反驳的由头,别说是模仿了,当初九爷想教她,她都没能学会。
  
  陆风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取出了一柄普通的锤子。
  
  一股晦涩的劲力暗自积蓄。
  
 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中,铿的一声砸出。
  
  平整的地面上霎时出现一个凹坑。
  
  若是细看,还可发现凹坑并不规整,有着两层间隙,像是不止一次攻势所造成的一般。
  
  “这是……”
  
  曲柒柒惊得说不出话来:“九爷的无量九垒锤!”
  
  熊磊满是惊愕:“小疯子,你怎么也会这无量九垒锤?”
  
  陆风收起铁锤,释明道:“无量九垒锤的基础三锤,不过就是寻常锤法的叠加之势加以揉合罢了,常人若是以极快的速度接连振击出两锤,落在同一位置的话,造成的伤势同无量九垒锤并不会有太大差别。”
  
  众人听言,不由都沉默了下去。
  
  陆风见状,进一步道:“熊三哥,可否卖在下一个面子……”
  
  熊磊打断道:“小疯子,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只是我这没法同弟兄们交代啊。”
  
  陆风严肃看向众人:“诸位,在下愿以命作保,回头若证实你们兄弟乃锤九爷无故所杀,我与之一起偿命。”
  
 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。
  
  顾及陆风此前展示流露的雄浑实力,加之同熊磊的那份关系下;
  
  终没人再行反驳意见。
  
  曲柒柒本就惊愕的面容,再听得陆风居然一言不合就愿以命作保下,不由更为错愕。
  
  此般情景,连她这样忠诚于九爷的存在都不敢如此,实难明白,陆风何至于敢做到这般地步?
  
  就算他同自己一样,也相信着锤九爷不会做出这样的事……
  
  可这份相信,会不会太过了一些!?
  
  陆风没有理会曲柒柒惊愕中带着询问的目光,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,朝熊磊说道:“熊三哥,可否准允先撤去阵法放了锤九爷?”
  
  熊磊神色古怪的看了眼远处,讪讪说道:“此阵可非我等所布,我等来时他便已受困阵中,我等碍于他那强横实力和此地阵法晦涩难破的关系,才一直耗在这,盘算着等龙渊的其他人到来讨要说法。”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夜的命名术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我有一剑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万古神帝 帝霸 人道大圣 万道龙皇 陆娇谢云瑾 剑来